回首风之语:曾经浮华,曾经童话

2015年7月8日14:08:33 评论 303

夕阳从铁轨的尽头缓缓隐没在地平线上,我沿着废弃的轨道一直一直往前走,四周静如诸神的黄昏,不知名的鸟用翅膀一遍一遍抚摸着天空。只是逝去的伤痕依然成为了苍穹下最后的幸福陪葬。蝴蝶是一张找不到投寄地方的漂亮信笺,那我的心呢?应该寄放在哪里?

回首风之语:曾经浮华,曾经童话

《RainBowland Online》,中文译名是“仙境传说”,我们则习惯叫“RO”,其实我很喜欢“RainBowland”的原意:虹。它让我想起 LARC~EN~CIEL,中文直译为“桥在天上”,也就是虹。远远地感觉法兰西的浪漫盈溢心间,暧昧的昏黄,模糊的温暖。我看见簌簌的歌唱萦绕指间,琥珀的时光沉落,扑满晶莹时光荏苒的罅隙,灼灼熠熠,蓦然间的回头,昨日时空的伤痕逆转,浮华的幸福,灿烂的童话,一瞬间就从我身边掠过,在它们曾经经过的 地方散落下闪亮的光,若隐若现的是神解不开的笑容……

在某个下着雨的夜晚,我删除了在龙族的那个103级的贤者,这标志着“我”在龙族的彻底消失,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一个人不停地练级,升级,那样的独自行走 是一种望不到头的淡漠。后来我给龙伊说起这件事情,他说他也有同感。但或许当时的我们只是单纯地把这类游戏当成了游戏而忽略了其他的什么。

转眼一年过去了,我无意中参与了Ro的内测,一个人练巫师到68级然后删除,心中并不觉得可惜。有时想起来,突然觉得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是如此虚无,思维就会稍稍停顿一下,然后愣在那里,说不出原因。

再是半年的时光匆匆而过,我开始只是觉得无聊,就给龙伊说要再入RO,龙伊也笑得意味深长。但当时的我并没有细想他笑容后面的意思。

自己从小到大对于“魔法”就有着莫名的情愫,所以依旧练的是巫师,在龙伊的“隐龙阁”我的等级是最低的,而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凭了什么在龙伊的公会里。所 以我一般都不在公会里面说什么,常常在练级的时候看见信息栏上公会聊天那种草绿色的字体一排又一排地出现,我从来只是看看,有的时候笑一笑,但什么都不说。

当时班上有四个人在RO,一个是龙伊,一个是我,一个是笛笛,一个是尊神。我在RO的名字按习惯照例取得复杂,而且中间是用句号连接,因为这样会省掉很多 麻烦。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有不少的人向我投诉我的名字有多么难记多么难打,当然这是后话。由于龙伊是在刚公测的时候就在玩,所以已经算是老前辈了,他的等级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不低的,他从一开始就在带我,因而我的等级升得非常快,而我在快要二转的时候有几次很破例地在公会里和尊神聊天,因为彼此是同班同学, 说话都没有顾忌,虽然言辞都非常激烈,不过一看就知道是弄着玩的。可是很快这种和谐被一个叫封晗的人打断了,尊神很快下线,我却没有想要退让的意思,最后的结果是他在公会里不停地喊人,并且威胁说要退出公会。当时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意外,因为我的打字速度是不快的。而我则是感到很好笑。最后我选择退出隐龙阁,或许是因为我天生懒惰,不想惹麻烦,不管是为别人,抑或是为自己。龙伊依然在带我,尊神和笛笛也经常过来,彼此之间依然随便,经常互相开着玩笑,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我可以由魔法师二转成为巫师的时候,我在首都请一位祭司把我传送到魔幻之都——吉芬,然后我站在高高的吉芬塔前,想起以前被龙伊带着练级的时光,想起以前和尊神你来我往笑着剑拔弩张的时候,想起以前和笛笛说心里话的时候,想起以前澹然退会的时候,一幕幕从我眼前掠过,明亮而透明,像流水一样散开来。我慢慢地走进去,沿着长长的楼梯一层一层地往上走,整个吉芬塔回荡着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每层楼大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天使笑容般温暖的光芒,来到最上层,与魔法公会的人对过话后,一束金色的光从我脚下升腾而起,那么耀眼,直上苍穹。

然后我看见了自己成为巫师的样子:长长的褐色披肩,长长的雪样头发,手深深隐藏在披肩下面。我走出吉芬塔,看见雾气永远弥漫的吉芬的道路上匆匆而过的魔法师,想着在一天前我也跟他们一样为了二转而努力,而现在,我则是以巫师的身份和他们面对面了。

然后我回到隐龙阁,封晗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问我要不要再来一次,我无奈地笑笑,一个男生需要一个女生的退让来保全面子上的胜利,那么他已经一败涂地。但我知道龙伊的为难,所以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打了三个字在屏幕上:小女人。我实在懒得费心去找一个四字成语,说到底终究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游戏是最看不透人的空间,也是最看得透人的空间。可是游戏到最后,剩下的只是回忆。写下这句话时,一种复杂的旋律从我身边悠然而过,然后就在我正准备仔细看清的时候突然断裂,掉在地上碎了一地,忧愁的痕迹清澈地飞溅开来,看得我的眼睛有些微的发疼。

我二转成为巫师的时候回到隐龙阁,然后才明白为什么龙伊在听我说要再入RO的时候笑得那么意味深长,皆缘于那个叫冰雪飘儿的女子。龙伊曾经告诉过我他们的相识,开始无非是一个想带人消磨时间,另一个想找人带如果运气好的话再要一个兔子耳朵,但是阴差阳错,那个时候的冰雪飘儿正好是弓箭手二转到猎人最难练的时候,而龙伊在随后的一个月就那么耐心地陪她,冰雪飘儿自己都说感动,因而彼此之间也就多了一份特殊的默契。

当时的我并不以为然,因为这种游戏里,又有多少会是由陌生人到真心相爱的呢?我并没有料到龙伊是真的动了情,而且会真的义无反顾地陷下去,那段时间的龙伊是真的过得快乐而辛苦,他可以因为冰雪飘儿的 一句话高兴一整天,也可以因为冰雪飘儿的一句话难过得不知所措。冰雪飘儿告诉我们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所以她一旦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线,龙伊就会很紧张,冰雪飘儿想要什么龙伊都会尽量宠着她,搞得笛笛当时都开玩笑说自己心有戚戚焉,想要找个老公宠自己,而龙伊就呵呵地笑,公会里总是弥漫着一种醉人的温馨,看着他们在公会里那么甜蜜地说话,那么体贴对方的言语,我渐渐开始相信真的有所谓的“轻舞飞扬”,因为至少我,尊神,还有笛笛都看得见龙伊的认真,虽然偶尔会忐忑于对未来的真实性,不过那只是一瞬间。有时听龙伊淡淡地说他跟她通电话了,她给他写信了,我们就会让他请客,而龙伊就会以“要养家”的借口声东击西,那个时候总是单纯地相信着,相信地快乐着,快乐地付出着,我一直以为就会这样流转。

然而突然有一天,冰雪飘儿在QQ上说要跟龙伊分开,理由是她的病会拖累龙伊,我很真诚地告诉她要跟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才会有真实的幸福,告诉她这样的决定有多么的不公平有多么不负责任,但她依然坚持着,我再一次体会了语 言在“生命”面前的苍白无力,而龙伊用QQ发给我的则是他的绝望,最后我把我和她的聊天记录发给龙伊看,然后是漫长的沉默。第二天龙伊告诉我他昨天晚上给 她发了一封E-mail,是那么真心地挽留。当天晚上我再一次遇见冰雪飘儿,她小心翼翼地问我“是否真的可以”的时候我在电脑前开心地笑了,当时的我很高兴地以为毕竟她也走出了这一步,那天龙伊的快乐感染了在公会里的每一个人,我想起他以前告诉我的:“因为往往只有失去了才会珍惜,我想着或许随时都会失去她,所以我就会不断地倍加珍惜。”

正觉得开心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问题,龙伊昨天晚上一冲动,把他在RO的角色删掉了,只有重新练,因为龙伊在这方面是高 手,所以我丝毫没有担心。在一个星期之后我上RO的时候,发现公会里面的气氛怪怪的,在周末是少有的安静,我问了很久才明白,因为龙伊删掉了他的角色,冰雪飘儿就在RO上重新找了一个老公,她对我说因为龙伊的号是重新练的,所以她要找一个人来养她,她再过一个星期就进他的公会了。

当时我隐约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因为我突然之间没有把握冰雪飘儿是为了什么和龙伊在一起,而龙伊那天的妄自菲薄让所有的人都劝不住,最后是他最好的朋友隐宇稳住了他。随后几个星期是龙伊和冰雪飘儿的冷战不断,或许是龙伊隐忍最终抵不过时间的消磨,有一天龙伊告诉我说冰雪飘儿的心胸太狭隘了,那个人不知怎么得罪了她,她居然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个人的帐号骗到了手,然后拿光了他所有的东西,龙伊很好意的去劝她,却被误解为是在贬低她,而龙伊这次没有丝毫的让步。第二天她的朋友告诉龙伊,说她昨天心脏病复发晕倒,公会里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但是龙伊还是心存愧疚,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之间虽然依然亲密,但总让人感觉缺少了什么。

从那以后冰雪飘儿开始频繁地找龙伊要东西,比如+6的天使夹子,+8的大巴帽子等等在RO可以卖出天价的东西,因为天使夹子我一直在戴着玩,所以没有给她。但是就在龙伊给了她所想要的东西以后,每次在RO中呼她,都是一句:“我是飘的同学。”后来她干脆彻底地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了。我不知道龙伊最后是怎么与她交涉的,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场很让他受伤的较量,那两个星期龙伊的笑容很多,但是都有一种平和下隐忍的忧伤,毕竟“背叛”一词让龙伊独自面对是很 残忍。但是有些事情只有经历了才会成长,虽然代价沉重。最后我看到了她给龙伊的最后留言:“你才发现我厉害吗?哈哈,是不是很伤心啊,哎,你现在才发现我是这样的人啊,可惜晚了,看来我还是骗得很失败嘛,本来还打算把你所有的东西骗完了再甩你的,没有想到让你先开了口,真失败……以前和你说的那个都是我编了骗你的,哈哈哈。”当时的我愤怒了一瞬间,随之而来的是彻骨的悲哀与寒冷。

在RO中,开始冰雪飘儿把自己的本性隐藏得那么好,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看不透她,而当她所有的野心显现的时候,我们却将她看得如此透彻,想来网络游戏这种东西,或许独特就独特在这里吧。在游戏中大家可以将真实的自己彻底释放。只不过到最后,失败的游戏者只会留下回忆给正在游戏的人们。想到我们那么真诚地对 她,原来只不过是寂寞星光下一场杨花落尽的梦。

那天我陪龙伊坐在屋顶上,听着各自的walkman,凉如水的夜色悄无声息地覆盖下来,我偶尔转过头去看看他,看见他保持着一个姿势专注地看一个琢磨不透的方向,眼里的光明明灭灭,我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他抬起头,轻轻说了一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无意识的感叹,然后他站起来,释然地取下耳机,说:“我没事了,回去吧。Tomorrow Is Another Day。”我笑笑,随后也站起来,这时看见风吹起他那件黑颜色的外套,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深沉,回想起他刚才轻轻开口说的,突然心里一阵忧伤的感动。

那句话直到现在想起来我都会觉得难过:“算了,毕竟真的一心一意过。”

在RO的宣传海报上有这样一句话:“珍惜友情,相信爱情。”但是对于我们这个阶段的孩子来说,或许“相信友情,珍惜爱情”更为合适。RO中最经常的活动是大家一起组队去打BOSS或者MVP。而我最经常组队去的地方一个是克雷斯特汗姆古城,一个就是在边陲之城——梦罗克附近的金字塔。无论是走在灯光昏黄水 波摇曳的金字塔里,还是走在青苔隐约城池古远的克雷斯特汗姆古城里,看见有那么多人跟自己并肩站在一起齐心协力,再难打的怪物都会变得轻松。金字塔里和古城里的背景音乐都是属于以向上的鼓点及跳跃音符串成的旋律,大家在作战的时候还不忘开开玩笑,随后整个队伍就会活跃起来。团队之间的分工也是很明确的,骑士和刺客是第一战线,巫师是第二战线,猎人是第三战线,牧师则是站在中间。骑士的高伤害攻击和高防御力给了我们足够的空间去尽力发挥。常常看见当猎人的鹰高高盘旋在上空的时候,刺客的快速攻击的数字不断地往上浮现,然后在看见翻飞的雪花纷纷扬扬,也看见了怒雷强击震撼的绚烂。我相信就算在网络这个虚幻的空间里有一小段时间的同路也是一种快乐,毕竟有一瞬间大家是彼此照顾的。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游戏,但是我会记得我在仙境里的曾经浮华,也会记得在仙境里的那些曾经童话如水晶般闪亮的日子。在那里我和朋友们彼此安慰,彼此理解,彼此支撑,彼此相信。纵然有痛苦与哀伤,但是我们的确一起在花香弥漫的风中慢慢长大。然后站在苍穹下,看着阳光灿烂月光如水,看着流年,笑着回忆曾经的浮华,曾经的童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