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电视剧第三十集百度网盘在线剧情资源文字抢先看

谙年博客
1013
文章
71
评论
2019年12月18日 评论

郭保坤一时无法接受郭攸之所说的话,不肯与他脱离关系,哭着喊着在他身后跟着,却被禁卫死死控制住了。郭攸之临出门时,回过头来,厉声告诉郭保坤,自己不是他的父亲,从今后与他恩断义绝,说完决然而去,郭保坤哭得不能自已。

郭攸之下狱,庆帝又将目光转向李云睿,让她自己说,该领什么罚。李云睿经过一番盘算,毅然提出,归还内库财权。庆帝却觉得不够,因为这内库财权,她早就该交出来了,陈萍萍在一旁得到了庆帝的暗示,便又提起了通敌卖国一茬,但李云睿却一口咬定,自己只是与庄墨韩谈经论文,卖国一说,实属荒诞,并将范闲拖出来做挡箭牌,称他也知道言冰云前往北齐之事。

庆帝闻言,有些惊异,便询问陈萍萍可有此事,陈萍萍称回去立刻调查,但他同时表示,就算范闲知道这个消息,他也不可能卖国,李云睿抓住这话的里面的漏洞,立刻反击,反问他为什么自己就有可能。庆帝见情势胶着,便不再问下去,将此事交给了陈萍萍,让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说完便进了内殿。

李云睿亲手推起陈萍萍的轮椅,送他出宫。两人表面上都笑容满脸,心中却都是一片冰冷,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李云睿 边走边与陈萍萍打机锋,嘲讽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并暗暗警告他,涉及范闲,要秉公处理,陈萍萍不卑不亢地回答了她 。

王启年将这个变故告诉了范闲,范闲毫不隐瞒地表示,自己进京时遇到了言冰云,也从费介口中得知了他去北齐的事。王启年闻言,觉得这事有些难办,范闲也有了嫌疑,李云睿那边就没办法定罪了。这时,外面传来吵嚷声,范闲出去一看,是郭保坤闯了进来,一见面,他就双膝跪地,哀求范闲放过自家父亲。

范闲表示这一切都是李云睿壁虎断尾,将郭攸之推出来顶罪,自己无能为力,可郭保坤就是不信。范闲不想和他纠缠,便挣开他,带着王启年去了鉴查院。郭保坤见状,满腔希望落空,在后面冲着范闲的背影大叫,称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范闲见到陈萍萍以后,遗憾地表示,这次自己被李云睿拖出来做挡箭牌,再想将她赶出京都就难了。陈萍萍却笑着表示,李云睿输了,范闲不解其意,陈萍萍向他解释道,就算得到了她勾结敌国的证据,李云睿也不会被赶出京都,毕竟她是皇族,最后只能训斥了事,但自己已经答应过,会帮他达成心愿,就一定能够做到。

范闲不明白,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后招,陈萍萍云淡风轻地告诉他,今日在御前,自己故意引她说出了知道范闲进京途中见过言冰云的话,这才是真正触痛庆帝的地方,因为范闲入京遇见言冰云一事,乃是绝密,只有鉴查院几个人知道,但李云睿却得知了消息,说明鉴查院里有内奸,而鉴查院直属庆帝管辖,李云睿插手鉴查院,就是试探君权,这才是庆帝真正的逆鳞,因此这一次,李云睿输定了。

影子怀疑言若海就是前段时间刺杀陈萍萍的主使,便来试探他,言若海装作不知,躲了过去。事后,他将此事告诉了朱格,并在他的追问下,默认了自己就是幕后主使,并请他借自己几个人,到城外去接几个人。朱格执意要问清是去接谁,言若海只得实言相告,称自己抓了北齐使团的人,但因为自己的根基不在京都,没有得用的人手,只能相求于他,朱格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第二天,言若海 带着朱格手下的三个人,来到了京郊,从接头人手中接到了那个齐国人,他将接头人打发走后,便让朱格的手下去前面村子里找一辆牛车,将人带回去,那三人却上前一剑杀死了那个北齐人,与此同时,四周冒出了许多黑衣人,都是朱格的手下,朱格自己,也在人群后面缓缓踱了出来。

至此,言若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他依旧镇静如斯,提醒朱格,这可能是陈萍萍设下的圈套,朱格却胸有成竹地表示,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自己让手下严密监视鉴查院在京的各大高手,没有一个有异动的,连影子那个神秘莫测的人,也还守在陈萍萍门外,自己离开时,还特意与他交谈了几句,确定了他的身份。至于言若海所说神秘的黑骑,他也表示早就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自从陈萍萍归京后,黑骑根本就没有调动过,因此这不可能是陈萍萍布的局,他让言若海不必再拖延时间,还是保持他以往的气度,从容赴死比较好。

眼看朱格的手下真的要动手,言若海扬声向四周喊了一声,就见 范闲推着陈萍萍,从密林中走了出来,朱格见状大惊。确实,他只顾着盯 各路高手,却将范闲给忽略了,但就算如此,加上他们两个,他也不惧,就凭自己手下这些高手,再多杀两个人也是易如反掌。

可是令朱格大出意外的是,陈萍萍却冷笑一声,轻轻一挥手,他身后瞬间出现一队黑骑,转瞬间,自己的手下就被一个不留地射死了。朱格想不明白,自己在黑骑中也有内线,可近期并无黑骑调动,远在京都之外的黑骑,为何会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这里。陈萍萍微微一笑,给他解惑道,早在范闲进京之时,那次调动黑骑抓捕司理理的同时,另有一队黑骑假作前往边境公干,却秘密回到了京都,在郊外埋伏了下来。

朱格不明白,陈萍萍为何单单怀疑了自己,言若海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自己下套的。言若海告诉他,自从澹州刺杀范闲开始,陈萍萍就怀疑了鉴查院里有内奸,于是便开始逐一排查,八处每一个主办都被下套试探过,只不过别人的怀疑都被排除了而已;至于自己,自从言冰云被派往北齐,自己就屡次在他面前表露出对陈萍萍的不满,从那时起就开始布这个局了。

至此,朱格不得不低头认输,对于陈萍萍他们的好奇,自己为何会投靠长公主一事,朱格表示自己纯粹是为了庆国着想,担心鉴查院独立于六部之外,不受律法挟制,一旦鉴查院生了谋逆之心,将是庆国大患,自己为了防止那一幕发生,这才选择了没有什么个人势力的长公主。这样,鉴查院受长公主钳制,长公主的命又握在庆帝手中,才是最好的局势。陈萍萍等人闻言,不禁暗笑朱格幼稚。

眼看自己已经脱不了身,朱格毅然抽出匕首,打算自尽,免得连累长公主,哪知就在他动手的一刹那,洪四庠却突然出现,控制了他。朱格这才知道,大势已去,在洪四庠手中,自己连死都已经做不到了,他一颗心不禁沉到了谷底。 可就在这时,陈萍萍却出言对洪四庠道,既然他已经听到了之前朱格所说的话,那他的死活就不重要了。

洪四庠一时没明白这话的意思,陈萍萍沉声表示,以朱格的心性,此番若是被押解回京,接受审讯,对他来说,无异于羞辱,自己和他将来都不敢说不会有这么一天,到那时,他们也不肯这般受辱,推己及人,不如让朱格体体面面地离开这个世界。

洪四庠闻言想了想,觉得这话有道理,便反手将匕首还给了朱格,朱格双手接过,向陈萍萍深施一礼,谢过他维护之恩。他诚挚地劝谏陈萍萍,称范闲此人文采盖世,聪慧机敏,将来无论是做什么,都是济世之才,却唯独不适合接掌鉴查院,因为他骨子里缺少了那份对皇室的敬畏。说完这番话,朱格便双手捧着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腹部,瞬间倒地身亡了。

洪四庠见状,便向陈萍萍告辞回宫了。陈萍萍示意黑骑散去,让范闲推着自己,来到了朱格的尸身面前,伸出手想要替他合上死不瞑目的双眼,可颤抖了半晌,还是收回了手。他感慨地说起了当年朱格他们走进鉴查院大门时的意气风发,心中唏嘘不已。范闲本没想逼死朱格,如今落得这般结果,他心中也不好受。陈萍萍告诉他,人生一世,选择一条路,不退让,不更改,一直走下去,便是幸事。

此时,李云睿还在满心期盼地等着朱格得手,自己掌控鉴查院。可当她听了燕小乙的回报,得知洪四庠悄悄离宫后,立刻便知道,自己着了陈萍萍的道,不禁大惊失色。 她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一直等到夜幕降临,也没有等到向自己复命的朱格,这才彻底死了心。

洪四庠回到宫中后,将京郊发生的事,一字不落地禀报了庆帝。庆帝问他,对朱格评论范闲的话怎么看,洪四庠表示,自己不敢妄议朝政。庆帝冷哼一声,称那些人各个都说自己对庆国忠诚,却从没想过,自己想让他们怎么做。洪四庠觉得这话大有深意,表示自己听不懂,庆帝望了他一眼称,假装不懂的人,才是真明白,说完,便让他传李云睿去了。洪四庠出去之后,发现李云睿已经在殿前跪着了,便转身回去回报了庆帝。庆帝没说话,只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李云睿这一跪,就是好几个时辰,庆帝既没传进,也没让她走,殿中一直没有动静。燕小乙忧心不已,甚至冲动地想要去求情,侍女却知道,他这一去,根本就是火上浇油,反而害死了他们的主子。燕小乙闻言觉得有道理,他转念一想,便有了主意,当下将此事通知了太子。李诚虔听了,不顾贴身太监的提醒,匆匆进了宫。

范闲回到家后,被范建叫到了书房,范建郑重的问他,林婉儿于他是什么样的存在,。范闲表示,他是自己的未婚妻子,无关身份,无关地位,就算他只是个丫鬟,是个侍女,自己也非她不娶。

 

文章来源搜视网,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

《庆余年》原著电视剧剧情资源分享 影视剧情

《庆余年》原著电视剧剧情资源分享

严重剧透警告 庆余年的故事背景从人类大灭绝开始,由于人类互相丢核弹,导致地球陷入毁灭,核辐射充斥在大气层以内,残存的人类文明直接倒退回原始时代。 有一所军事科技博物馆由于身处极地而避免了被摧毁的命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